亲爱的蛋仔啊

画不完的小帐子/ 大写加粗KKL/ 一个画风多变得单身贵族狗

姥姥家的老巷子
非常业余 渣拍渣修

门口的喵麻麻带着崽子睡了  天气冷了给他们垫件衣服吧

天冷了
单身穷狗瑟瑟发抖
含着眼泪告诉自己
我们会有猫的

秋天
从石榴熟了开始

树上那位洋气的文艺青年是十几年前的我爸😳 显然我并没有继承他的基因 最起码我不会上树 也没有什么穿搭经验 好方

论那些注孤生的男人